回家

晚间9.08分, 我洗好了澡,洗掉了2018年幼苗营里累积的疲惫。 这样的夜晚, 很适合讲故事。

 


回家


 

 

“生活中有很多障碍你的事, 很多抉择, 很多考验。 但我们往往选择最简单的途径, 那就是一条不需要成长的途径。”


2017年全营 · 斋堂

送了师父回到佛教会以后, 我便打算驱车归去。 这时一把熟悉的声音叫着了我。

“你什么时候要回来?”原来是小草。

“我不知道哦,最近很忙……”我答着, 却是用最客套的说法回复。

“好吧。”小草说完, 于是两拳打在我的手臂上。

这, 的确是他一贯的作风。 但我感受到那两拳中, 却饱满着对我感到的失望。 我缺席2016年的全营, 再缺席2017年的全营。 大概, 一圈就是一年的分量把。 坦白说, 真的打的很大力, 很痛, 我是真的感受到。 我抬头, 凝视着他脖子上绿色的领巾。

才提醒了我,也是一个幼苗。 我也曾经发过愿, 要承担, 要成长; 但如今, 我却因为生活而选择了放弃。同样是绿色的领巾, 小草的领巾却是真的派上用场; 而我的领巾, 却只成为了我挂在台灯上的装饰。

“不忘来时路。”

在车上,这句话 一直回荡在脑海里。 想起了我对自己曾经的期许。 如今当我稍些成长, 却忘了自己的初衷。 想到我因为选择简单的途径——放弃和逃避, 而辜负了一群寄予我期望的人, 我感到惭愧而掉泪。

然后,我想起, 我归属何处。 决定了, 让我的领巾, 再次挂在我的脖子上。

“幼苗营还需要帮吗?”


 

2018年幼苗营

 

六年后, 我们, 同样的人, 在不同的地方讲起过去发生过的事。 聊起大家的近况, 填空了很多故事的空白格。 于是回首, 我们都一路同行了六年。 这段期间我们都彼此成长了许多, 而往往在越长越大, 我们就忘了过去最初的自己。

看着幼苗营里的学员, 令我想起过去十四五岁的俊尧。

绝对不要埋怨心得报告, 反之,应该认真去写。 有时我们需要回头看看过去的我们是怎样的人, 做了什么事, 许下了什么样的愿。 当生活的考验另我们迷失了方向, 再这么迷茫, 也要记得回家。 我们无法再记得自己曾经是怎么想, 就像我一度忘记了, 我一直都有这么一个家。

 

切记, 不忘来时路。

 

 

Advertisements

湖与风

生活宛如一座湖。

能清澈,能浑浊;

能承载其他生命,如小鱼,如小虾,如慢爬的乌龟;也能成为众人不敢接近,危险的深潭。

能够配合微风轻抚而激起涟漪,但也能欣然接受,它走了以后,定如风逝而湖面如镜。

若生活,真能像这样的一座湖水,便能浑然天成地成为美的一部分。

 

#

 

我不敢再乘那艘曾共渡的船,行航在你的湖里。

不想激起我们共同经历过的波浪, 即便迎面而来的风, 每当提起都有一份遗憾。

不该是这样:你的湖岸该开满鲜花, 即便我不再乘船。

你的存在,你的湖的存在,是浑然天成的美, 有着自己的意义。

湖岸的鲜花,是为了吸引你爱的蜜蜂;

清澈的湖水,是为了把阳光在你的怀里碎成成千上万的恒心,闪烁的光影。

还记得你说过的鱼和水草, 在你的湖里自然地畅游与鼓舞, 你说过, 这样就能看一整个下午。

如果你的努力不是为了让自己的生活快乐与安稳, 那是为了什么?

 

#

 

于是我毁了舢板。

好让你知道, 你才是拥有这座湖的主人。

而我的温柔即便再久也必然会走,反正你从来都看不见我。

因为在你当湖水的世界里, 我永远只能是轻抚湖面的风。

 

一个人走两个人的落寞

那天傍晚

熟悉的海湾

我独自复习了一遍美丽的夕阳

最炎热的下午

我才想起

那一杯我最爱的冰淇淋

终于只属于我一个人

手机里舍不得删掉的歌

还有你话的余温

没关系就让他放着

反正也不生灰尘

只不过那个街角还不敢跨过

一个人走两个人的落寞

聚光灯

导演Damien Chazelle喜欢使用聚光灯来讲故事: 在La La Land, Whiplash都能看见,当场景突然暗下,灯光投射在角色身上。

这时,奇妙的事情,便会发生。

如La La Land, Sebastian陶醉地弹钢琴, Mia陶醉地表演,Andrew 陶醉地击鼓。

我发现,这些所谓的“聚光灯时刻” (Spotlight Moment) , 很多时候就是所谓的“人生意义”。

至少我觉得,在没有这种时刻的生活是乏味而不具意义的。

在这段长假里,我过着不同滋味的生活:说时快一时慢。 甚至可以用极端形容:在长期操劳后,又一段长期空颓。

这样的生活有点虐。 虐在突然踏空的惊吓要一点时间抚平。不过适应能力还在正常水平的我都尽量不把空窗期拖太久,约2-3天。

因为不需要多久,觉得人生没有意义的空虚感就会来袭。

然后就全身作痒,俗称手痒。

所以这几天我跑去,制造了一个“凤爪”。

Hopefully, 我会上传一些project 资料。 (详情请见 Scavenge拾荒 页面)

Ps: 如果你对 Drone有研究,请务必联络我,我需要一些资料。

Why are we here?

星期一,周会。

在烈日当空的集会广场上,从二楼课室往下俯瞰的景色,是一堆乌黑的头顶。 一如既往的, 校长上台训话。

校长缓缓上台,大家抱着敷衍的态度拍手。 麦克风开启,  校长开口。

经典名句:“ Why are we here?”。

(实际上我只是要引用这一句话,却做了那么多无谓的铺陈)

毕业了那么久, 其实没有真的很喜欢校长的我, 竟然还记得这一句话。

很多年以后, 在很多时候, 竟然会想起。 Good Job,  我的前校长。

想起这句话除了有点挂念母校以外, 回荡在脑海中的, 是没有答案的问题。

Why are we here?

我也不知道。

但作品总得找个地方放,虽然有点懒。

不过希望这一次在这里续航, 会多一点坚持。

希望啦。

诶,

Why are we here?